甜妒_双重性格的SAMANTHA

-加冕【上】-[完]

流质蛋黄:

燃向强强,he,1v1,上半部王俊凯练习生前辈X王源空降


1 25


前情提要:王源半夜偷偷回去给王俊凯擦药


练习生部分完结。


--------


终极考核如期而至,每个人加上点评只拥有15分钟的时间。积攒数年的伤痛和磨难,辛酸和汗水,欢笑与热泪,青春与牺牲,都将在未来的2个小时里,划上彻彻底底的休止符。


 


评审除了李煜言,还有三个老师,他们会依据练习生综合的表现来评定他们的去留,为了公平起见,所有人采取同时抽签的方式决定先后顺序


 


王源排名首位,意外也抽到了第一个,这种场合大家其实都更愿意保留实力到最后,而王源却表现出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反观王俊凯抽的是最后一个。


“我们一个抽到第八,一个抽到第九,简直天助我也。”宋洋故作轻松地说道,却发现一旁的王俊凯心思完全不在这件事情上。


 


角落里的王源正在和老师调试音乐和话筒,自然不可能发现背后灼灼的视线,王俊凯一醒来就闻出屋子里充斥着不容忽视的药味,隐隐作疼的腰间渗出丝丝凉意,他昨晚不是全然没感觉,但以为是在做梦便也没放在心上,直到对着镜子掀开上衣,目视着一大块药酒留下的余迹紧紧贴敷着红肿的部位,他才幡然醒悟。


 


此时此刻,王俊凯只觉着那块,火辣辣的烧着疼。


 


这间屋子除了他不会再有别的人能进来,纵使王俊凯再愚钝,在看到桌上那支被人无意落下的手机后,他那些谨慎的推测也都印证为了事实。


 


“何必呢?”


一时之间,王俊凯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表情扭曲作一团,一波波酸楚犹如浪打般席卷着本就欲壑难填的心坎,伤痕累累的不堪一击。


 


手机还在口袋里安分守己地待着,只是王俊凯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这个时机交还给失主。那边的王源佯装着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依旧保持着神色自若的表情,蓦然他好像感探到了留驻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在无意识回望的刹那,两人心照不宣的同时移开了视线。


 


“准备好了吗?”


 


王源站在中央,不假思索的朝老师作了个手势,脸上看不出一丝丝怯意,于本就摘得头筹的他而言,这次的考核,只需要稳扎稳打便没有悬念,所以不论是钢琴弹唱还是机械舞,他都巧妙地避开了自己不擅长的邻域,发挥得完美无缺。


 


即使是作为竞争对手,旁观的那些人彼此也心知肚明,八个名额已经有王源的位置了。


 


一旦深入表演中,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接下来几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小小的失误,毕竟大部分人各自都有专长,主唱往往会挑选难度颇高的曲目来拉开差距,而舞担则会投入大量精力在舞蹈的编排上。


 


宋洋表演完后便轮到王俊凯最后一个上场,从刚进公司就因为阳光俊朗的外型和挺拔修长的身材被选入领舞阵列的他,并没有参与过多系统的唱歌培训。一直以来,王俊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只要完成好自己该做的就够了,即便出道,像自己这样的舞担也不会被分到几句歌词。若不是上次和王源表演Mirror的时候被王源强制要求歌词对半,王俊凯可能永远都不会发掘自己在唱歌方面无穷的潜力。


 


“我都相信你,你为什么不相信你自己。”


 


掩埋在心底的声音呼之欲出,王俊凯侧眼看向曾经对他说出这句话的人,嘴贴向话筒对着声乐老师低声说了句:“我演唱的曲目是周杰伦的安静。”


 


彼时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毕竟鲜少会有舞担会选择难以驾驭的慢歌,何况这首歌要唱出彩并不容易。


 


然而当王俊凯最后一个音落下时,再也不会有人质疑他的选择。


 


每一句歌词都那样严丝合缝地贴合自己无法言喻的心伤,王俊凯也不知道是以怎样的心情把整首歌唱完的,相比于专注那些华而不实的技巧,他在演唱的过程中,心心念念的,脑子里容得下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于是他选择摊开这一切,任情感冲破牢笼,肆无忌惮的翻涌。


 


汹涌纷至沓来,王源喉结艰难地在脖颈间滚动。


 


王俊凯的演唱的确达到超乎在场所有人认知的惊艳,但大家最期待的还是他的舞蹈。或许上次的单手风车留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人们难免对终极考核存有更多的期待。


可是他们忘记了,现在的王俊凯,就犹如紧拉伸到极致的弦线,只需轻轻一拉,即刻乍然崩裂。


伴舞的音乐还在一刻不停地回响,而王俊凯在一个跪地的动作后,再也没能直起身来。


汗滴接连不断地坠落,心跳声如擂鼓地堕落。


音乐声戛然而止,无穷无尽的死寂接踵而至。


半晌,为首的人缓缓开口:


 


“王俊凯,音乐放完了。”


 


“我知道。”


 


王俊凯垂着张惨白的脸,手颤抖地捂在不争气的腰侧,死死地咬紧牙关,忍着剧痛艰难地站起来,视线落在发声的李煜言身上,坚毅而又决绝的声音从喉腔中哽咽而出。


 


“让我跳完。”


 


无声的舞步传递着舞者的坚韧和不甘,如同坠地的蜂鸟呐喊着最后的悲鸣。等最后的脚步落定,王俊凯朝评委席深深的鞠了一躬,在所有人难以言喻的视线下,目不斜视地回到了自己


的座位,没有选择回应任何人同情的目光。


 


弓满弦断,锋利刃折。


 


米已成炊,木已成舟,青葱的年华浓缩在这屈指可数的两个小时里,短暂且耀眼,评委席的人接连起身,李煜言面不改色地扫视着这群练习生,正色道:


“大家表现都很优异,我们也很难取舍,大家可以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后你们会收到通知。”


 


李煜言等人说完便离开了训练室,留下一群忐忑不安的练习生席地而坐,然而压抑的氛围终究让人难受,十几分钟后,这群练习生便一个接着一个走出门口,然而人还没走完,就听到才走出门口的朴志贤在门口兴高采烈的咆哮:


 


“我进了!”


 


王源没了手机自然不知道结果,在听到外面一声又一声的躁动后,禁不住看了眼王俊凯的表情。


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在众目睽睽下,王源疯也一般地冲出教室,飞速往偏门跑去,在按了一串密码后,他立马搭上直达电梯,心境一刻也安定不下来。


“少爷。社长在…”


 


王源置若罔闻,直接推门而入,一脸淡定的李煜言正站在窗前,在看到王源后表现出一点也不意外,反而眉目疏朗:


“小源,祝贺你。”


 


王源面色一沉,“舅舅,您还记得我昨天晚上跟您说的吗?”


 


“我当然记得。”李煜言边说边靠近王源,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你也知道,我是不可能淘汰你的。”


 


“那为什么要淘汰王俊凯?”


 


“小源,这不是你开始希望的吗?”李煜言蓦地垂下手,表情窥见不出一分欣喜,转而凌厉地凝视着王源,“你私下要刘管家去调查他,特意安排住进王俊凯的房间,这些,难道舅舅理解错了?你不是要报复方述吗?”


 


王源怔然地看向李煜言,“所以你才安排在王俊凯腰伤的时候终极考核?这样好名正言顺地把他淘汰?”


 


李煜言不可置否,“他表现一直很好,如果没有意外,我找不到淘汰他的理由。”


 


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般,王源心急地脱口而出,“的确,我一开始是想通过王俊凯报复方述,甚至从他嘴里确认当初那个始作俑者的身份。可是…”


 


“可是你现在,反悔了是吗?”


 


一声波澜不惊的对答,让王源一时震惊地说不出话,李煜言仿佛早就预料到那般,原本紧绷的脸色逐渐温和下来。


 


“我没有淘汰他,只是待定而已。


“你没看手机吗?”


 


王源瞳孔微微睁大,恍惚地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用待定他,确认自己没有误解你的想法。”


“另一个是谁?”


“宋洋。”李煜言抿了口茶杯,“他表现本就平平,再加上我问了安排在你手下那两个小孩,他们把跟踪时听到的事情都汇报给我了,他这人好奇心太重,却不知道好奇会害死猫。”


 


王源不知该如何回应,垂下的眼眸轻波微漾,然而悬着的心还是不敢轻易落地,他望着李煜言晦暗不明的神色,试探道:“所以您不会淘汰王俊凯了吗?”


 


“小源,我可以不淘汰他。”李煜言放下茶杯,


“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们对这个组合的计划,是分开活动,所以有内地组和海外组。”


李煜言顿了顿,继续说道,


 


“如果你想他不被淘汰,就必须和他分开,去海外组。”李煜言情绪复杂地望向王源,“理由是什么应该不需要我多说,MZ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相信你比…”


 


“我知道了。”王源打断他,渐渐昂起头,在对视后微微扬起嘴角,


 


“我去。”


 


此时的王俊凯倚靠在镜子上,背部被坚硬的材料抵着真叫人难受,这样的结果在自己出现失误后并不突兀,只是手机上待定两个字在心头膈应着,悬而未决使人慌乱。在发现教室里人都走光后,王俊凯环视着熟悉又空荡的训练室,一股异样的情绪涌入心间,最后决定也回房间,等待自己最终的命运。


 


路过宋洋房间时门没关,王俊凯想到名单上和自己一样写着待定的宋洋,在门外踟蹰片刻后,推门而入。


房间里只有一人,宋洋背对着王俊凯,却没有回头。


 


“宋洋…”


“王俊凯,你觉得我们可笑吗?”宋洋轻哼的声音中尽是嘲讽,“从4年前我们喊着要一起出道一起出道,结果现在呢?”


“不是你走就是我滚蛋。”


“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宋洋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后,回头对着王俊凯的笑容里满是讥讽,“王俊凯,事到如今,你能不能多长点心眼!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不代表别人不能控制好吗?”


王俊凯面对宋洋突如其来的怒吼,眉间悄然深锁,“宋洋,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洋蓦地往后退了一步,放低了音量,


“王俊凯,你知道王源是什么人吗?”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还要庇护他到什么时候。”宋洋心中泛起一阵可笑,“你都不觉得奇怪吗?他来的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陈希蔡绪,和他作对的人一个个被MZ开除。”


“他怎么可能做到。”


“你以为他是谁,他在Dowy时就是MZ的派过去的人,没点本事还真不可能潜伏那么多年,结果被方述抓到了才回MZ。王俊凯,这个人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为了报复方述,想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把你踢出MZ,好报复方述揭露他的事实。”


 “方述对你那点心思你tm不比谁都明白,方述跟我说,他早就和王源提过你,如果王源真不想害你,他为什么要装!”


 


宋洋一口气说出所有的话,一句句如同铅锤牵动着巨大的引力砸的王俊凯五脏六腑如同错位般苦不堪言,无数想要反驳的话拥堵在胸口,张嘴的时刻却发现一声也发不出来。


 


“哦对了,往他鞋子里放钉子的人从来就不是什么蔡绪更不是陈希。”宋洋嘲讽道,“你可以问问是谁干的,又想要嫁祸给谁?”


“你别说了!”


王俊凯猝不及防地一声大吼让原本激愤的宋洋楞在了原地,一时间杂音像被鲸吞般不余痕迹,两人静默着面面相觑。


口袋里的手机不约而同地震了震。


宋洋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手足无措的王俊凯,将手机缓缓放在眼前,在看到结果的瞬间,纵声大笑,他甚至捧腹着蹲下了身,夸张到眼角流出的泪水都止不住。


“看来他知道了啊,难怪我最近老能碰到那两个小孩。”


 


“王俊凯,这个结果,你现在有比较开心吗?”


一声颓然的质问后,宋洋就这样当着王俊凯的面,抱头痛哭出来。


 


此情此景,谁去谁留,已经无需多言。


 


房里的空气仿若被抽干般令人窒息,王俊凯默默退步,留在房里宋洋孑然一人,自己也如同丧魂失魄般拿出手机确认了结果,可惜晋级的喜悦全然被刚才的对白剥夺的一干二净。


他僵硬地推开自己的房门,打开的瞬间发现,门没关。


 


“王俊凯,恭喜你。”


是王源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的?”


“手机上不是有提示吗。”


“你昨晚把手机落下了。”


王源讷讷地接过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手机,尴尬道,


“我看了别人的。”


“王源,”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冷到了谷底,


“这个通知,只有我和宋洋能收到。”


王源直视着王俊凯决然的双眼,没再说话。


“王源你知道吗?我刚刚才发现,我对你,其实可能根本就一无所知。”


“不是可能。”王源眼里好似平静如水,


“是根本一无所知。”


 


在亲耳听到这个回答后,王俊凯注视着对面镇定自若的那张脸,心如同石沉大海般,连呐喊,都听不到回音。


“熬到了现在,你终于不用再说谎了是吗?”王俊凯冷笑着,“我到底有多少事被蒙在鼓里,你弄走了陈希还是蔡绪?”


王源闭了闭眼,


“全部。”


从宋洋那里已经打过预防针,王俊凯却依旧觉得一片片拼图正从图案里剥落,他沉默了片刻才敢继续追问:


“你是不是早就从方述那里听过我?”


 “是的。”


倒吸一口凉气,王俊凯还是强迫自己问了下去,


“所以你千方百计接近我,是为了报复方述?”


王源避开王俊凯的视线,不想回答。


“回答我。”


“以前…是的。”


“那为什么现在晋级的人是我?”


“王俊凯我刚才说了是以前,而且我操控不了结果,他淘汰是他自己水平有限。”


“那你为什么不一口气报复到底?”王俊凯苦笑一声,“你不是和祖秀关系好到可以同居吗?你跟他说一声,踢掉我不是轻而易举?”


王源愣了一瞬,意识到王俊凯的话里有话,眼神里顿时充斥着责备,厉声反驳道:


“王俊凯,我和祖秀的关系不是你以为的那种”


“不是我以为的?”王俊凯懵然地注视着王源“那我问你你…”


“那是我不能说。”王源不耐烦地抬头,“你为什么非得知道?”


 “王源,你问我为什么非得知道?”


王俊凯边说边走近王源,双手死死地钳住他的手臂,即便惹来一阵反抗也不松开,他恨恨地盯着这个日日夜夜折磨着大脑,却依旧占据了所有思念的人,想用蛮力让他无处可逃:


“因为我嫉妒,嫉妒的快要疯掉了。”


“这个答案够格吗?”


 


感觉到那人骤然停下了反抗后,王俊凯直面王源愕然的视线,他反反复复地凝睇这张他念念不忘的面庞,眼神从那人的眉眼扫至那人的鼻梁,又落到那人的唇瓣,每一处,都填补了自己这么多日的日思夜想,刹那间,绷紧的心再也狠不起来,


 


“王源,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王俊凯开口,语气里全然是恳求。


 


“这两个月里,你对我,有没有动过一点点真心?”


 


心中翻涌的情感几近将他吞没,王源盯着那人赤红的双眸里尚存的一抹光亮,他也很想亲手将它护好,然而瞬间,李煜言的话防不胜防闯入脑海,


‘MZ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


王俊凯眼睁睁地看到王源将头别了过去,堪堪地回应了两个字:


 


“没有。”


 


仿佛雷鸣哎在心底轰然炸开,王俊凯瞬间逼迫似的捧住了王源的脸,下一秒王源便感受到狂风骤雨般的亲吻直落在自己唇上,刹那间一股子血腥味从口腔间弥散开来,堵住的唇舌被另一个人凶狠地吸允,撕扯啃咬的方式让人无处可逃,一时间痛感和津液混杂着,只留下挣扎无力的呜咽断断续续地溢出。


 


俶尔,亲吻断然被终止,王源双眼氤氲着水气,轻轻舔舐着咬破的嘴唇,一脸无望地注视着松手的王俊凯将手腕上的手链解下,在轻蔑一笑后,毫不留情地扔在了王源的脚边,嘴角因为淡淡的血渍更显阴狞,


 


“恭喜你,亲手扼杀了我所有的心悸”


“现在我们互不相欠了。”


 


王俊凯大步走出房间,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王源呆愣地注视着被遗弃在脚边的手链,过往的画面措手不及地占满了大脑所有的空间,泪眼朦胧间,王源缓缓蹲下身来将地上的手链,紧紧地攥在手中,强忍的心酸化作泪水,顺着冰冷的面颊一股股滑落。


 


“王俊凯,我好像一直在撒谎,以前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被我骗过去。”


“可是这次,我多么希望,


   你不要相信。”


 


 


自言自语被一扇门无情地隔绝,门外的王俊凯吐了一口血腥沫子,全然不屑地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在不小心瞟到大门口瞬间,宋洋拖着行李箱离去的背影骤然闯进视野,然而王俊凯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告别,就听到有人在走廊当头喊自己的名字。


“王俊凯!你看到没?”吴非兴高采烈的晃着手朝王俊凯走来,“我们一组。”


“什么?”


“短信啊。”


吴非将手机放在王俊凯眼前,短信上的字一个个映入他的眼眸:


 


MZ终极考核晋级名单:


Champion-C队:吴非,林冠音,白淼,王俊凯


Champion-J队:朴志贤,柯沉,金宇真,王源


 


【上部完】



评论

热度(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