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妒_双重性格的SAMANTHA

如何追求我沉睡的好友 盾冬甜饼

感动到哭的甜饼

禛:

接美队三彩蛋结局。甜饼。


【第一章略慢热,整体轻松向】


明明是冷冻至结霜的舱内,却恍惚中欲火熊熊,以冷冻舱为中心,方圆百米轰然燃起,寸草不生。


----------------------------


如何追求我沉睡的好友


 


 


1


瓦坎达的侍卫长十分地担忧。


他们的陛下最近看起来很是忧愁,仿佛遇到了生与死的奥义这般的难题,每日困扰不堪。


随意准备为陛下牺牲自我的侍卫长终于忍不住向坐在鎏金大殿顶端的T'Challa开口询问,“陛下,请问是什么令你如此烦恼,我愿意不顾一切地为你解决。”


年轻的瓦坎达陛下盘着腿手撑着脑袋凝眉望着遥远的天际,“你说,什么是爱情呢?”


这的确不是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就足以说明的问题。


侍卫长沉默了片刻,选择陪着T'Challa一起望向遥远的天际。


很多事的答案显而易见,比如青草什么时候生长,比如花朵什么时候开放。


很多事的答案你可以去得到,比如他什么时候会来,比如明天能否见面。


而有些事真正的答案,却连回答的那个人都无法察觉。


T'Challa跳下屋顶,朝那个秘密的存放地走去。


传说中的美国队长正在为他传说中的好友冬日战士念童话故事。


他坐着一把雕花木椅,手上打开着一本书,眉目柔和,似乎这只是一个安宁的黄昏,他只是坐在自家不大的花园里,给另一个人读着心爱的故事。


 “……你的将来没危险了。你会无忧无虑地活下去的……这个秋天会变短,也会变冷。叶子们也会从树上摇落的。圣诞节会来,然后就是飘飘的冬雪。你将活着看到那个美丽的冰雪世界的……”美国队长的声音低沉而轻缓,“冬天将过去,白天又会变长,草场池塘里的冰也会融化的。百灵鸟又会回来唱歌,青蛙也将醒来,又会吹起暖暖的风。所有的这些美丽的景色,所有的这些动听的声音,所有的这些好闻的气味,都将等着你去欣赏呢,威伯——这个可爱的世界,这些珍贵的日子……”读到这里队长停下了,他愣愣地盯着《夏洛的网》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冷冻舱里的冬兵。


又来了。


T'Challa忍不住在心里叫出声。


他简直可以把美国队长接下来的举动倒背如流。


长久地肉麻兮兮地凝视——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地站起来走过去——轻柔地抚摸着玻璃外表——接着轻声呼唤一句“Bucky……”


这幅场景除了含情脉脉辗转反侧肝肠寸断爱罢不能简直找不出其他形容词。


然而美国队长却可以一脸正直地对自己说:“Bucky是我的朋友。”


朋友。


年轻的瓦坎达陛下实在是困惑。


好在几天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位可以与之讨论的对象。


彼时Scott正在旁边研究他设计的新款机械臂图纸,T'Challa斟酌了用词,“Scott,我想问一下,在你们那边,朋友的定义是什么。”


Scott闻言费解地看向他,“关系很好的两个人,我以为这个定义全世界通用?”


T'Challa摊开手掌虚空握了一下,“美国队长说冬兵是他的朋友。”


Scott看起来更加费解了,他放下手中的工具,“我以为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


T'Challa表情开始变得难以言喻的复杂,他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话就要从他嘴里喷出来了,然后下一秒他还是淡定地开口说,“你跟我来一下。”


Scott脑袋上的问号简直要实体化了。


他跟着T'Challa走过去,想要见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他就看到了。


美国队长坐在冷冻舱旁边,温柔地念着书:“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他整个人在灯光下柔化了边缘,“也许世界上也有五千朵和你一模一样的花,但只有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他嘴角的笑意带着一点怅惘的眷恋,再望向冬日战士的时候眼睛里是带着疼痛的祈求与思慕,“Bucky,我想你会很喜欢这本书。”


他的周围似乎坏绕着粉色的暖流,携带着柔软而缤纷的花瓣,染着金光灿烂的冲向冷冻舱,围着冬兵画出一个套一个的心形。


T'Challa和Scott无言地看着。


T'Challa咳了一声,“所以我和你是朋——”


“不是。”Scott干净利落地终结了话题。


美国队长很快注意到了门外站着的两个人,他绕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哦,哦,没什么。”Scott摆摆手,“就来看一下……”


队长点了点头,期待地看着他们,“有进展了吗?”


“我想算是,还需要多试几次。”T'Challa顿了一下,“你们之间的感情令人感动。”


队长不甚在意地笑笑。


“队长,你每天都给冬兵念书?”


“我想,读一些美好的句子,会让他在睡梦中更安宁一些。”Steve半是叹息半是不舍,“我希望他有个好梦。”


Scott耸耸眉毛,“这样的场景我只在我女儿的童话书里见过。”


“是什么故事?”队长温和地询问。


“睡美人。”Soctt诚实地回答。


“嗯。”队长点点头,又重新看向冬兵,“我希望结局也是一样的,Bucky会醒来,诅咒会消除,一切都会很好。”


Scott耸起的眉毛立刻就要飞出去了,难道这才是重点?当然,这也的确是重点……然而你代入的是谁?


队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又定定看了一会儿冬兵才离开。


T'Challa依旧是十分困扰的样子,“我觉得我快要开始胡思乱想了。”


Scott冷静地接口,“我已经在胡思乱想了。”


 


2


任谁看到队长凝视冬兵的样子都不会做第二种设想。


“那绝对是标准爱情电影男主角看着心爱的人的时候才会有的目光,我发誓。”Scott举着内六角在空中挥舞,“我怀疑队长完全陷入爱情电影了。”


“什么意思?”T'Challa一本正经地与其探讨。


“自以为把对方当朋友然而根本就爱着对方,每天念情诗表现爱意却不自知,还当这是坚定的革命友谊,不管围观群众如何拐弯抹角地提示都不明白要点。”Scott拍了拍桌子,“全是经典桥段。”


T'Challa很是赞同地点头,“那你要去直白地告诉队长吗?”


Scott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然而你知道观众喜欢看这样的戏码。”


T'Challa没好气地盯着他。


“好吧。”Scott叹气,解释道,“其实我觉得这可能是件好事,如果队长现在意识到了,那面对被冷冻的冬兵,他会更难过。”


然而真实的生活并不是爱情电影。


美国队长照旧坐在冷冻舱旁边,捧着一本最近新看的书,温柔地念着,“希望迷路的时候,前方有车可以让我跟随;冷的时候,有带电热毯的被窝……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你会温柔地看着我,笑我词穷……寂寞的时候,知道你在爱我。”他慢慢停下来,又重新看了一遍这段话,心里有什么在轻轻地晃动。


像是某种场景与心情的再现,在泛黄的记忆里柔柔招摇,熟悉又温暖。


文字是这样有魅力的东西,它仿佛在他的眼前构造出了一个虚空的世界,随着他的念出,一线一点地描绘出了他不曾想过,却也深深渴望的画面。


路的尽头Bucky在那里向他招手;寒冷的冬夜他们睡在一起轻声说话;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对方傻笑;不管多孤单多挫折,他知道Bucky会在身边。


Steve翻过书页,“不论是我的世界车水马龙繁华盛世,还是它们都瞬间消失化为须臾,我都会坚定地走向你,不慌张,不犹豫。”


他再次停下来,嗓子里微微地发涩。


Steve将书合起来,书的封面书写着这样的题目: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


他的心里猛地落下遮天蔽日的巨浪,紧接着源源不断地涌向他的每一根血管。


那些封藏在心底地感情就这般猝不及防地一涌而出,晴空乍现,光芒骤然铺洒成片。


Steve恍然地眨眼,随手翻开书,那一页正写着:不知道如何爱你,看着你,是我唯一的方式。


他抬头看向冬兵安稳平和的睡脸。


 


T'Challa接到监护人员的“美国队长在监护室里行为不同寻常”的通知的时候只能用一头雾水来形容。


而当他和好奇的蚁人一起赶到监护室外的时候,他们变成了两头雾水。


美国队长穿着隆重的黑色西装三件套,裤缝笔挺,皮鞋反光,手里举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冷冻舱外说着什么。


“……队长?”T'Challa开口叫他。


“……T'Challa。”美国队长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仍站得笔直。


“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正打算和你说一声。”Steve清了清嗓子,侧脸泛红却又认真严肃,“在不影响你们的工作的前提下,请允许我在这里追求Bucky。”


T'Challa一瞬间仿佛觉得他们之间说的不是同一个语种。


他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美国队长,明明每个单词都能听懂,可连在一起后怎么会这么难以理解。


谁允许?允许谁?追求谁?在哪儿追求?


对不起,你再说一遍?


“队长。”Scott有些难以开口,“冬兵他……在沉睡……”


“我知道。”美国队长神色微微地黯淡,有些伤感地看向冬兵,“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他明白得太晚,或者说是没有时间去体会醒悟。“我不懂怎么去追求人。”队长用目光一遍又一遍地描绘着冬兵的脸,眼中重新燃起炙热的深情,“所以我想预先将一切准备好,假装可以追求他,一一尝试过,只等他醒来,就给他完美的爱情。”


Scott张着嘴愣愣地看着美国队长。


好痛苦,这种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的感觉。


预先什么?假装什么?尝试什么?假装可以是什么?


好痛苦。


“希望你可以答应。”美国队长恳求地看向瓦坎达的国王。


国王不知所措地点点头,“……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瓦坎达的侍卫长十分地担忧。


他们的陛下看起来更加忧愁了,仿佛遇到了宇宙的诞生与毁灭这般的难题,已经不能用困扰不堪来形容。


十分想要为陛下赴汤蹈火的侍卫长再次忍不住向坐在鎏金大殿顶端的T'Challa开口询问,“我的陛下,请问是什么令你如此烦恼,我愿意不顾一切地为你解决。”


年轻的瓦坎达陛下盘着腿手撑着脑袋凝眉望着遥远的天际,“你说,什么是追求呢?”


这听起来像是要寻找到星空的终极。


侍卫长沉默了片刻,只能再次选择陪着T'Challa一起望向遥远的天际。


 


3


监护室里的医务人员用生命起誓:美国队长非常认真地在追求沉睡中的冬日战士。


他在冷冻舱不远处的小桌上摆上了花盆,每天都一脸柔情的浇水。


“是什么?”Scott凑过来看。


“种子。”Steve轻轻松了松潮湿的泥土,“我种了花。”


它们此时正和冬日战士一样沉睡着,然后在他的照料下,伴随着他对Bucky的追求逐渐生长破土而出,直至枝芽抽长,绿叶葱绿,直至花苞绽放。


然后Bucky会醒来,他会把整株花都送给对方,告诉对方,他等过了几个花期。


Scott不可思议地看着队长,“你说你不懂怎么去追求人?”


“的确。”队长一脸坦诚,“这是我能想到的小点子。”


可是这小点子,却包含了辗转绵长的思念。


是从种子到花季的等待,是从蜷缩到伸展的呵护,是一次又一次花谢花开的承诺。


然而这却只是一个小点子。


是Steve想要为Bucky做的千千万万件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


Scott沉默了一会儿,眼睛闪亮地看向队长,“你知道,我真的很崇拜你。我加入。”


于是等到Sam完成秘密任务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仿佛正在思考人生的瓦坎达国王。


“他们呢?”


“在监护室。”


Sam一副很了解的样子点点头,“队长很想念冬兵吧。”


“他在追求冬兵。”


“我就知道,队长——什么?”Sam猛地卡住。


“我说。”T'Challa一字一顿,“队长在追求冬兵。”


如果不去亲眼看到的话,任谁也想象不出这样的场面。然而等到亲眼所见之后,却只会更加质疑自我。


美国队长坐在冷冻舱对面,怀里抱着吉他,断断续续地弹着,嘴里轻哼着曲调,不时地看向冬兵,又低头含笑看向曲谱。蚁人坐在旁边打着鼓,卡着节拍,热情洋溢地给队长和音。


他们似乎是在一个温馨轻松的小酒馆,或者是围绕着篝火的海边。


有灯火有香气,有微风有歌声,队长一脸腼腆,蚁人小声鼓劲。和音听起来和谐又温柔,即使是吉他的伴奏不那么顺畅,也被显得笨拙的可爱。


在这样梦幻般的氛围里,Sam僵硬地去看冷冻舱里的冬兵,他闭着眼睛一无所觉。


T'Challa完美地复述队长的话,“队长打算预先将一切准备好,假装可以追求冬兵,一一尝试过,只等冬兵醒来,就给他完美的爱情。”


匪夷所思地合情合理,明明哪里不对却想要点头。


哦。


队长喜欢冬兵。这很明显。很好接受。


追求,我应该支持队长。


然而猎鹰愣在原地完全动作不了。


美国队长唱完最后一句,将吉他收起放到旁边,蚁人在一边加以肯定,“唱得真好,队长,我相信等冬兵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弹得非常熟练了。”


“我希望如此。”Steve感谢地拍拍Scott的肩膀。


“……队长。”Sam开口。


“Sam,你回来了。”Steve走过来,“还顺利吗?”


“很顺利……”Sam又看了一眼后面沉睡的冬兵,“我听说……你在追求冬兵……”


“我在假装可以追求他,我不擅长这个。”队长温和地解释,“想先练习一下。”


总觉得“假装”这个词不是平常理解的意思。


Steve朝T'Challa走过去,“我已经很小声,但你知道,我想看着Bucky。”


“哦,我理解。”T'Challa平静地回答,“追求总得面对着心上人。”


一旦接受这种设定……


“Hey,怎么样?”Scott靠过来搂住Sam的肩膀,“要不要加入?”


“加入什么?”


“TEAM  CAP!”Scott兴致勃勃,“假装追求冬兵后援队!我们得帮队长,不是吗?”


拜托,别再说“假装”了。


“我打算给队长布置一次烛光晚餐,这难道不是经典片段?”


“你到底每天在看什么?”Sam捂着额头,“我劝你多陪你女儿看点儿动画片。”


“玫瑰,蜡烛,再来点儿什么?”


“……就让冬兵好好睡觉不行吗?”


 


然而烛光晚餐还是如火如荼地筹备了起来。


Scott极力推荐,“相信我,队长,烛光晚餐的时候告白特别有气氛!”


T'Challa眼睁睁地看着监护室的风格越来越离奇,冬兵冷冻舱的前面摆上了小圆桌,上面有从他大殿拿走的精致银烛台,以及从他花园里采摘的红玫瑰。


深红色的桌布四角坠着金色流苏穗子,一直低垂到地面。


瓦坎达的国王陛下终于忍不住开口,“这是不是我工作室里休息厅里那块桌布?”


总算听到消息跑过来的Wanda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这……”


Sam在旁边叹气,“你别太惊讶,我……”


“看起来很浪漫。” Wanda感动地看向队长,“如果冬兵醒过来,他一定会答应你的。”


Sam:“……”


Steve对Wanda笑笑,没有说话。


他只是看向沉睡中的Bucky。


他看起来很好,脸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恢复,不远处显示他生命体征的屏幕安稳地记录着,他的眉眼自然地放松,明明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嘴角总觉得有些微微上翘,无法控制地想要试图触摸。


朋友们都悄声退了出去。


灯光在允许的范围内被调暗,蚁人留在这里的小音箱播放起了舒缓的音乐,是专属于爱人的小情歌。


Steve坐下来,和冷冻舱隔着桌子面对面。


“Bucky,我们七十年没有这样一起用餐了吧。”


Steve看一眼桌上的蜡烛,“不过这一次有一点儿不同,你一定想不到我要对你说什么。”


音乐走向高潮,进入了最动情的部分。


Steve站起来,抽出一支玫瑰,走到冷冻舱前面,“Bucky,现在刚刚好,你愿意和我跳支舞吗?”


冷冻舱里的人当然不会回答。


美国队长却笑起来,目光柔柔地落在冬兵的脸上,仿佛他已经牵住了对方的手。


他脚下踩起了简单的舞步,在冷冻舱前面小小的空间里转了一个圈,然后将那支玫瑰伸向对方。


“Bucky。”


 


4


Wanda也加入了假装追求冬兵后援队中。


毕竟美国队长是如此具有感染力的一个人,完全无法阻挡他的个人魅力。


所以当听说冬兵将迎来第一次清醒状态的身体检查与稳定测试时,Wanda真心实意地鼓励队长,“抓住机会告白!”


“把你种的花给他,给他弹吉他唱歌,带他吃烛光晚餐!”Scott激动难耐。


“恕我直言。”Sam忍不住开口,“冬兵这次醒来的时间去除检查恐怕做不了这么多事。”


Scott十分想要就波冷水这个问题跟Sam打一架。


而队长只是向T'Challa确认着检查的明细和测试的流程,“如果没问题的话,下次就可以进行彻底根除冬兵启动口令了?”


“没错。”T'Challa翻看着厚厚的报告,“我保证有80%的成功率。”


“足够高了。”Steve将报告接过来。其实他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却仍然无法停止地反复确认。


“准备好了吗?”T'Challa看向队长。


Steve点点头。


指示灯亮了起来,确认按钮一个接一个被按下。


冷冻舱震动了一下,温度逐渐回升,舱门缓慢开启,仍然有冷气从缝隙渗出,然后散开消失。


过了很久,冬兵才睁开眼睛。


Steve正等着他,“Bucky。”


 


“Steve。”冬兵扶着冷冻舱框站起来,他有些不适应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询问般地看向美国队长。


队长陪在旁边摆出一副保护的姿势,看样子像是随时打算贡献出怀抱迎接对方站立不稳地倾倒。


好在冬兵站的很稳。


Scott遗憾地叹了口气。


“Bucky,我们现在有一个解决控制你口令的办法,现在需要先检查一下你的情况。”


“真的?”冬兵瞪大了眼睛看他,随即有些放松地笑起来。


“真的。”队长甜蜜蜜地回答。


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或者其实只有几秒——他们就只是站在那里互相对彼此着笑,队长看起来好像下一刻就会伸手去抚摸冬兵的脸颊了,而冬兵整个人都沉浸在队长笑容里。


T'Challa拿不定主意地问Sam,“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让医生过去比较好?”


Scott在旁边积极地小声建议,“等他们接完吻?”


“T'Challa。”幸好队长及时回过头,“开始检查吧。”


T'Challa解脱般地松了口气。


 


检查与测试的过程有些复杂,队长看着各种感应磁片贴到冬兵的身上,紧张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冬兵拍拍队长的手背,“没关系,我感觉很好。”


队长沉默着,他犹豫了一下,反手握住了冬兵。


冬兵看着队长,没有把手抽回来。


隔着玻璃围观的Wanda难以克制地压低声音,“我觉得队长随时会表白。”


“就现在,队长,加油啊。”Scott着急地低语。


Sam受不了地想翻白眼,却不知不觉地也在心里默默念着,“队长,告白吧。”


然而直到冬兵检查结束,队长都没有说出那句万众期待的我喜欢你。


“我们会仔细地分析,确保没有问题,再给你去除口令。”T'Challa向冬兵解释着,“不过整个过程你不会醒来,会在你沉睡的时候进行。”国王陛下顿了一下,转头看向美国队长,“所以队长,你有什么需要说的?”他变得有些吞吞吐吐,“你知道,他需要重新被冻起来了。”


玻璃窗外的几个人又眼睛亮亮地重新期待起来。


冬兵闻言也抬头看向队长,他的眼睛像是蕴含着春光,微微带笑。


“Bucky。”Steve微弓下身体倾向他,“这意味着等你再醒来的时候,再没有人能控制你。”


“我知道。”Bucky也挺直了背,抬头靠向他。


他们目光纠缠着,互相贴近对方的姿态像是爱情电影唯美的定格,与爱有关的千言万语绕在四周黏黏糊糊一触即发,空气里有什么劈啪作响令人头顶发麻,背景是绚烂霞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爱情的风暴将它们围在中心旋出疯狂的风卷,将周围所有都不留情面地掀得天翻地覆。


T'Challa手足无措地后退了一步,打算苗头不对转身就跑。


“那我们,到时再见吧。”


“好。”


T'Challa已经蓄势待发的脚就这样顿在原地。


就这样?


做了这么多预告之后,就这样?


美国队长已经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T'Challa。”


“啊?”


“可以了。”


冬兵也转向他,“谢谢。”


然后他就躺了回去,安然而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冷气腾然而起,在冷冻舱表面结出细小的霜花。


一切平静又安宁。


“Bucky。”美国队长柔声对着冷冻舱里的冬兵说道,“我会继续追求你的。”


哦。年轻的瓦坎达国王冷漠地敲敲自己的腿,往外走。


 


冬兵冷冻舱前面的合唱组增加到了三个人。


队长是吉他手和主唱,Scott是第一和音和鼓手,Wanda是第二和音和摇铃。


当然也有很多时候,只有队长一个人,对着沉睡地冬兵拨动琴弦。


“我的爱人,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他所有看向我的目光,都想要收藏……”


T'Challa每次前往监护室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多停留一会儿,听听队长唱的歌。


他想,他有些明白爱情与追求的真谛了。


就如同在温柔的情歌里,墙边的花盆中悄然抽长的嫩芽。


当然,它们不总是待在监护室的角落里。


除了按时浇水,队长每隔两天,就会将花盆抱出来,摆在宫殿花园的台阶上晒太阳。小叶子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晶晶亮,偶尔吹过一阵风,他们就可爱地招摇着。


队长就坐在旁边,一起享受着阳光与微风。


Sam有时会陪队长坐一会儿,聊一下实事或者无关紧要的废话。


有时他不太好意思过去,因为队长可能正在对着小花盆悄声练习着情话。


啧啧,恋爱中的男人与花。


就在这样一段平淡的日子后,终于到了给冬兵彻底消除控制口令的时候。


“我们会将房间的温度调低,尽量贴近冬兵在冷冻舱里的程度。”T'Challa给队长讲解着方案,“在沉睡中消除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因为不适引起的反抗以及避免意外激活口令,也能够减轻他的痛苦。”


队长慎重地听着,点点头。


“所以,你决定要进去陪着他?”T'Challa询问地看向队长。


“我不怕冷。”队长这样回答。


T'Challa和Wanda、Sam、Scott一起守在了玻璃窗外,看着冷冻舱打开,冬兵被放平。


他们看到队长坐到了旁边。


角落里已经冒出了花苞,被玻璃罩保护了起来。


表示开始的指示灯亮了。


玻璃窗上蒙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队长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冬兵,不知道过了多久,冬兵的眉头猛地皱起。


他像是陷入挣扎的梦境。


“Bucky……”Steve握住对方的手,轻声叫着他的名字,“Bucky,坚持住……”


Bucky的睫毛上还落有小小的白霜,他表情纠结起来,脖子上用力的青筋明显。


“Bucky,你可以做到的。”Steve坚定地说着,不由自主地贴近他,“我不想再假装追求你了。我想给你看我种的花,它们就要开了,我想和你一起晒太阳。”他眼中是满溢而出的缱绻深情,“我学会了弹吉他,学会了很多首情歌,我想为你画画,想抱着你跳舞。”


冬兵的神色奇迹般地缓和下来,他的眉间仍皱着,却更像是不舍。


“Bucky,我想向你告白。”


Steve说着,再也无法自制地倾身过去,吻住了Bucky的嘴唇。


Wanda压抑着尖叫了一声,感动地捂住了嘴。


“队长真棒!”Scott感叹又欣慰地看着这一幕,鼓起掌,“这下子真的是睡美人了,哦,童话故事!”


T'Challa也半是不好意思半是开心地盯着看。


Sam咳了一声,笑着将头转开。


然而片刻后他再看过来,队长仍然维持着亲吻的动作。


未免太热情了。


好吧,我们可以理解。


可是再过了一会儿,队长还在亲。


还·在·亲。


“我怎么觉得……队长的表情不太对……”


那看起来就好像是……就好像是……大冬天你舔了一根冰棍——嘴巴粘住了。


 


5


SteveRogers遇到过很多人生危机。


被围攻,被质疑,被陷害,被设计。


独闯过龙潭虎穴,击退过千军万马。


可他从没遇过这一种。


他吻上了Bucky,很凉,那一刻他甚至浪漫的想着,想就这样将自己酸涩的心疼和满涨的爱意传递过去,给他带来任何可能的温暖。


Bucky……他在心里念着对方的名字,情难自已地想要含住对方的嘴唇。


他轻轻动了动嘴唇。


……


美国队长睁开眼睛,再次轻轻地,动了动嘴唇。


Bucky的嘴唇也被牵扯着,动了动。


……


……


……


Steve的脸颊噌的一下,涨红了。


他抬手扶住Bucky的肩膀,努力地用舌尖慢慢地润湿唇缝,然后一点儿一点儿舔着两个人相粘的唇部,细细舔过Bucky的唇纹,间或触碰到对方的齿列。


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冲上了头部,动作已经放到尽可能的轻,却仿佛憋足了所有的力气。


等到两个人分开的那一刹那,美国队长迅速坐了回去挺直了身体将视线投向地面。


冬日战士的嘴唇泛红地湿润着,原因不明地稍稍嘟起,神色却彻底平和下来,像是沉入了温柔的梦里。


监护室里的空气莫名的粘稠如蜜,每一口呼吸都满是甜到发麻的面红心热。


片刻后美国队长的目光悄悄上移了一下,然而刚触及Bucky的手臂,就又不知如何是好地转开了头。


Scott打破了玻璃窗外的寂静,“我们会不会被灭口?”


Sam:“……”


Wanda:“如果把他们的故事拍成连续剧,我愿意追一百季。”


T'Challa沉着冷静地开口,“一切顺利,数据显示冬兵已经安全度过清除口令阶段,现在只需要平稳恢复了……我去外面坐会儿。”


 


为了防止平稳恢复的过程中任何可能的混乱及疼痛,冬兵仍然需要被放回冷冻舱持续观察,度过最后这一段时间。


监护室里少有的安静。


毕竟冬兵和队长格外红润的嘴唇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T'Challa盯着显示器上的曲线,“再过半个月,冬兵就可以醒来了。”


“谢谢。”美国队长耳朵发烫。


“不用。”T'Challa坚强地控制着不去看那两个人一眼,转身快步往外走。


Steve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看着Bucky,目光飘向Bucky的嘴唇,又克制着抬起。


凉凉软软,却在心里铺天盖地地烧过。


好像有什么事糟糕了起来。


 


美国队长很少弹吉他了,也不再捧着书本,展示他能将任何故事念成肉麻情诗的非凡技能。


他在更多的时间里就只是专注地盯着冬兵看,或者浇浇花,抱着小花盆在花园里晒太阳。


浅红色的小花苞在微风里柔软地摇动着,队长宠爱地微笑,伸手捏捏它嫩绿的小叶子。


令人搞不清他想做什么。


Wanda坐在花园的角落里远远看着,困惑不解,“队长是因为太害羞所以不去追求冬兵了?”


Sam不知不觉加入讨论,“我觉得不像。”


“你觉得呢?”Wanda看向一直在沉思的Scott。


“我不知道?”Scott苦恼地在脑子里飞速回放看过的各种爱情电影,“理论上追求自己爱的人,然后告白,然后亲吻,然后不就干柴烈火了?”


Wanda:“……”


“我是说,你们懂我的意思?”


T'Challa:“……”


Sam:“……闭嘴吧。”


所以真的有什么事糟糕了起来。


等他们再看到队长一脸深情地凝视着冬兵的时候,都尴尬地不知所措,完全没有办法像以往那样轻松地相谈。


队长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描摹着冬兵的脸和全身,像火一样烤过去,无形中仿佛已经将冬兵的衣服燃烧殆尽,炙热无比。


明明是冷冻至结霜的舱内,却恍惚中欲火熊熊,以冷冻舱为中心,方圆百米轰然燃起,寸草不生。


就连原本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晒太阳,也变得令人无法直视起来。


队长将花盆抱在怀里的姿态,含笑捏弄嫩绿小叶子的眼神,轻柔抚摸小花苞的动作,让每一个靠近花园的人都无法控制地手麻脚麻,非常想要立刻·马上·就现在——原地爆炸。


“我想队长的假装追求冬兵计划十分成功。”Scott充满憧憬地望向远方,“你知道,我现在脑子里胡思乱想地特别可怕。”


Sam:“你别说话。”


Wanda询问旁边的侍卫长,“你们陛下怎么了?”


瓦坎达的侍卫长担忧到简直想痛哭一场,“我们陛下每当有难题的时候就会自己一个人坐到屋顶上。”渴望为陛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侍卫长饱含真情地向坐在鎏金大殿顶端的T'Challa喊道,“陛下,请问是什么令你如此烦恼,我愿意不顾一切地为你解决。”


年轻的瓦坎达陛下抱着膝盖萧索地凝眉望着遥远的天际,“没有问题,让我静静。”


 


从某一方面来说无比煎熬的半个月终于过去了。


计划中冬兵会醒来的那一天,在将准备工作全部做好后,T'Challa对队长说道,“你按下按钮后,冷冻舱就会开启,然后,他就会醒了。”


队长点点头。


“那我们就出去了。”


队长有些意外地看向T'Challa。


“……我想你们独处会比较好。”T'Challa假咳了一声。


美国队长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但他没有反驳。


Sam走过来拍拍队长的肩膀,语气轻快缓解着气氛,“我们去餐厅准备大餐,我猜他睡了这么久一定很饿。”


Wanda用充满鼓励的目光看向队长,“加油啊!一定要向他告白!”


Scott等在最后,在别人都走出门口后才凑过来压低声音,眨眨眼,“放心,这个房间的监控全部都关闭了,玻璃窗也被装上了窗帘。”


美国队长立即站直了看他,然而蚁人已经笑着一路小跑出了房间。


门被关上了。


Steve对着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浅笑着转过身来。


他再次注视着Bucky,心脏跳动的声音鼓噪着他的耳膜。


我们就要见面了……


他将手指放到了按钮上。


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他按了下去。


冷冻舱开启了。冷气消散在空气里。


Steve走过去,注视着Bucky。


然后他看到Bucky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Steve。”他的声音带着许久未说话的低哑,也带着从未变过的熟悉。


“Bucky。”Steve回应着。


Bucky走出来,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才笑开,“我好了?”


“好了。”Steve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眼睛,“你很好。”


“Steve?”Bucky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


“我种了花,是红色的,我们刚好可以一起看他开。”


“是吗?”


“我学会了弹吉他,还学了几首歌。”


“真的?我很想听。”


“我读了几本书,有些句子很美。”


“你的推荐一定很棒。”


“我还画了很多画,是瓦坎达的景色。”


“那我一定不能错过。”


Steve停下来。


他们对视着,目光汇合。


有什么就这样从眼睛里涌进去,猛烈地冲击着心脏,再自心脏泵出,直达指尖。


明明是温度偏低的房间,却挡不住一层又一层袭来的暖意,熨帖着全身,直至发烫。


Steve向Bucky走过去。


Bucky站在原地,等他走过来。


Steve抬起手扶在Bucky的肩膀上,接着手掌不受控制地往Bucky的脖颈滑过去,整个掌心贴在他的颈侧。


Bucky目光颤动着,几乎要屏住呼吸。


Steve的拇指轻柔地抚弄着Bucky的脸边,“花是为你种的,吉他是为你学的,歌是为你练得,句子与你有关,画是为了给你看,景色是希望能和你一起去。”


答案就要脱口而出了。


Bucky紧张地舔了下嘴唇,Steve的目光立刻变得更为热烈。


“还有呢?”


“还有……”Steve盯着Bucky的嘴唇,“我……我脑子里想了很多……”


“是什么?”


Steve缓慢地靠过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都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很多想和你做的事……”


“……好像很糟糕……”


“是啊……非常糟糕……”


“我会和你做的……不管是什么……”


Steve终于一把捧住Bucky的后脑,吻了上去。


他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在你沉睡的时候,我曾经假装可以追你。”


“听起来很傻。”


“Bucky,我爱你。”


“你追到了。我也爱你。”


 


end


 


 -----------------------------------------------


⁄(⁄ ⁄•⁄ω⁄•⁄ ⁄)⁄⁄(⁄ ⁄•⁄ω⁄•⁄ ⁄)⁄




希望阅读愉悦,糖分补充充足。


我们下个甜饼再见❤


 


 



评论

热度(2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