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妒_双重性格的SAMANTHA

【周叶】小团圆(下,40,完结)

小乐清水子:

一贴发完也可以,还是凑个整数吧(




-------------------------------




周泽楷也真把他战队的队长叫进了隔壁的小型会议室里。十五分钟后两人出来,没人知道这十五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周泽楷跟他的选手交代了啥。


面对随后摸上门来想拿第一手资料的记者,叶修亲自出马接待,亲切地和记者同志展开交流。叶老板是这样说的,两个男的,关系好,平常这样互动开玩笑很正常嘛,大家不要见风就喊雨,胡思乱想嘛!我和周老板关系也挺好的,我俩偶尔也这样开玩笑啊,你能说我俩有啥么?肯定不能啊,对不对?……


这位记者事后发现,他跟叶修聊的内容不少,就是没几句能用的,无论他怎么提出问题的焦点,叶老板都能坚守自己那套逻辑,带着他在看不到边的虚幻中翱翔。


然而什么也没说,其实也是一种态度的传达,并且传达得相当到位。


第三轮比赛盛熙遇到上届排名倒数第三侥幸保级的队伍,获胜,因此也看不出来这件事对整个战队的影响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事件在发酵中迎来转折,有媒体翻出陈年旧事,指出周泽楷还在当职业选手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断背传闻,只是当年没有进一步的进展,传闻不了了之。以此为根据,网络上的分析很快跑偏。刚刚还说“一般只要不太离谱的怀疑,真实的可能性很大,周泽楷还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各项条件都挺符合,是GAY也不出奇啊!”,不到半天,就演变成“周泽楷被传是GAY,盛熙的队长也被传是GAY,周泽楷该不会为了包养他队长才买下战队的吧?”,再到“这么说和周泽楷合伙的叶修不是更可疑么?他都几岁了?不是隐婚就是GAY。”


新闻转向了更有影响力的人,人的焦点也会随之调转方向,甚至有媒体辗转去采访周泽楷的前妻和轮回的老板,只是这两位,一位以早和周泽楷没什么联系为由,不想被打扰,婉拒采访,另一位说不清楚,不知道。


这种局面,也算应了叶修的玩笑话,歪打正着,转移了盛熙王牌身上的大部分压力。人们想讨论,那就讨论吧,没几天也就过去了,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更大的新闻,从诞生到被淡忘,无一不证明了人的健忘程度。身为职业选手,最大的傍身法门还是真金白银打出来的成绩。这一点,周泽楷和叶修的想法无交流自通。


周泽楷还想到,他和叶修以后将要面对的困难重重,各自家庭的、社会上的,到那时他们可以仰仗的,也是他们自身,独立,强大,有抗衡能力的自身。


 


周泽楷刚离婚那阵,还说离婚是他的污点,才一年风向就变了,他又成了被人惦记的钻石王老五。他妈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要他中秋务必回上海来过节——顺便相亲。


周泽楷告诉他妈,他有人了,中秋两人会一起回去。


周泽楷跟他妈讲这通电话的时候,叶修就坐在车上,刚在驾校练完倒杆,周泽楷去接的他。


周泽楷把他推荐出来了,叶修没反应,跟要见人家妈的人不是他一样,当然也因为早晚的事,提前发生和推后发生,并没区别。周泽楷挂了电话,叶修说,貌似直接了点,有没有婉转点的方式?


周泽楷心说,这件事就不婉转,哪来的婉转方式?他转动方向盘,向叶修笑笑,“怕了?”


叶修很鄙视地说,你不用激我,要去的是你家,到时万一你妈要打人,打的也是你。


周泽楷说,我三十了。


三十了,他妈不会打他?抑或三十了,是时候摊牌了,不想再拖下去过东瞒西骗的游击生涯了?叶修才不管周泽楷是哪个意思,三十了很了不起么?他还三十五了呢!


周泽楷搞不懂叶修有啥好理直气壮的,不过叶修这一点,倒是跟他二十多的时候一样。


中秋那天,中午周泽楷叶修和队员一起吃的饭,还派了红包,下午,两人驱车赶回上海。


周泽楷始终觉得,他和他妈有时交流中留下的空白,是隐着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的,因为心照不宣,并且无法使一方按照另一方的意思行事,所以维系住了一个平衡。


直到他和叶修在他家客厅坐下,他妈不太惊异的表情证实了他的想法,并正式为这个平衡画上了句号。


五分钟以后,周泽楷和叶修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了,提着他们带来的大包小包。


周母只对他俩说了一句话——“你俩都给我滚出去。”


他们在等电梯上来,叶修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要不要再等会?你妈你了解,她会不会只是做做样子,再开门把我们放进去?”


周泽楷的确了解他妈,摇摇头说,“……不会”


好吧,叶修没有多说。等他们回到车里,把给周母买的东西原放好,坐上车,叶修戳戳周泽楷说,我饿了,你饿不饿?


周泽楷从后座的果篮里掏出个苹果给叶修。


叶修不接,说还没洗呢。


周泽楷先咬了一口,发出很脆的嘎吱声,“干净的。”


他把苹果交接给叶修,叶修心想你是白雪公主么,还咬一口……他拿过苹果,且啃且道,“我就说吧,要父母接受,哪这么容易。还有我父母那边,也轻松不了。”


这个结果,在带着叶修踏入家门前,周泽楷就预料到了,但是总要迈出这一步,无论等在他们前面的是什么。


“不怕”,周泽楷说,“最难的都搞定了。”


叶修这会倒很有自知之明,“你说的是我么?……你哪搞定了?”


“晚上”,周泽楷说,“回去搞……”


他发动车子,车子驶出蓬密的林荫道,视野变得开阔,人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慢慢来吧。周泽楷对自己说。问题永远都存在,一个走了还有下一个,有的能解决,有的可能永远都不会解决,但不想再错过的人,只有一个。


晚饭没着落了,只能自行解决,周泽楷打电话找餐厅定位子,打了好几个,都要排位,起码排一个多小时,与其在饭店人挤人地候着,不如先去江边逛逛。


傍晚的黄浦江面,云如嶙峋倒挂的白色山影,层叠的高楼中央仿佛置了台巨大的机器,向空中抽取着残余的霞光,霞光保留了柔和的形态,在优雅中变得稀薄。当日光从远处淡去,灯光便由近处漫开,天空中始终保持着宏大的明亮,有种安详、抚定人心的况味。


这一天是中秋节,人人都出来兜马路,等着赏月,江边最是闹猛,男男女女的情侣或是路过,或是站在他们身边,尽情的彰显关系,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他们不能像他们一样,这也没什么,不妨碍心里的踏实。


周泽楷在叶修身边,他们靠在一段凹进来的栏杆边上,风拂起叶修的头发,周泽楷正好看过去,叶修的脸上似有一丝暖煦的笑意,或许是夕阳所致,夕阳在叶修的脸上成就了最光辉的时刻。


周泽楷把脸转向叶修远眺的方向。


一如泰戈尔曾说过的,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的久了。


 


 




-完-

评论

热度(2140)